• 九成未達規管要求 殘疾院舍 歎申牌難


    政府四年前以發牌制度規管殘疾人士院舍,惟實施以來,全港近九成津助及私營殘疾人士院舍未獲發牌,僅靠「豁免證明書」繼續經營;有私營院舍花費數百萬裝修,仍未符合法例要求,維修大廈消防設施又遭大廈法團阻撓,更有業主在院舍申牌後大幅加租,瓜分利潤,令業界陷入經營困難。

    社署最新數字顯示,全港共三百一十二間殘疾人士院舍,只有四十間獲發牌照,其餘二百七十二間只有社署發出有效期不超過十八個月的「豁免證明書」,換言之,市面近九成殘疾人士院舍,仍未達到法例規定的基本要求。
    靠「豁免證明」續營

    大量殘疾人士院舍未達《條例》要求,有正在申請院舍牌照的女負責人向本報訴苦,指前年十一月開始裝修院舍,花費了四百五十萬,並且繳付十五個月的空租,但至今仍未能取得牌照,「我們有七十個位,月租十八萬八千,十五個月來完全無收入,現在我兒子大學三年級開學,學費也要問人借。」

    她解釋,正準備申請院舍的大廈無消防花灑,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不喜歡有人經營殘疾人士院舍,諸多阻撓,牌照處似乎也受到壓力,不夠膽貿然批出牌照,「原本說去年七月發牌,一直拖到現在。」

    中小企國際聯盟安老及殘疾服務聯會主席李伯英稱,現時所有私營院舍均按法例要求進行申請,但要符合法例,需要處理消防、走火通道等諸多問題,動輒花費數十萬。他估計,部份位於舊樓或村屋的小型院舍,很可能未能按要求改建,最後要執笠。

    現時社署有為業界提供改善工程津貼,但要求院舍在工程完成後仍有兩年租約年期,業界認為此舉等於助長業主瘋狂加租。香港私營復康院舍協會主席兼沐恩之家集團總監李若瑟說,「業主得悉你投資了很多錢,又會乘機加租,一般加租三至四成,令很多現有殘疾人士院舍卻步。」

    他以旗下四間殘疾人士院舍為例,涉及三百五十個牀位,早前向社署申請六百萬元津助,仍要自付六百萬元做改善工程,「我其中一間院舍為了要符合採光要求,牀位不可以離窗戶超過九米,但我的院舍左邊是廚房、有窗,右邊是牀位、無窗,於是我們便要把廚房及牀位左右調轉,電、煤氣喉等全都要改,單是要符合採光要求,已花逾百萬元。」  李若瑟直言,裝修後的租約年期剩下三年,未知能否回本。「我與很多行家都面對很大的財政壓力。」
    集團式院舍愈做愈大

      雖然殘疾人士院舍業界對《條例》一面倒,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卻有另一看法,而且以他所知,執笠的主要是小型院舍,相反集團式院舍愈做愈大,所以牀位數字一直沒有減少。他續說,本港殘疾人士宿位嚴重不足,需求極大,政府又傾向通過向私營院舍買位的形式,解決牀位不足,令營運殘疾人士院舍商機處處,認為是「業界覺得政府不敢從嚴執法,才會一直拖延改建進度。」

    報導來源:
    頭條日報 2016-03-05 P36 | 港聞 | 城中故事 九成未達規管要求 殘疾院舍 歎申牌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