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預算案》是否合乎公義?

    回應財政預算案

      今年《財政預算案》預料二○一六/一七年度的將有鉅額財政盈餘,高達九百二十八億元。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以打工仔為比喻──「情況就好比『打工仔』某年收到一筆大額的年終花紅時,會開心地增加一點消費,但不會因此而草率地作出長遠不能應付的財政承擔。」來闡釋政府的理財概念。

    先不論經濟學上政府支出與私人消費開支的性質及作用不同,現時特區政府面對的並不止是一年或兩年突然有巨額盈餘,而是過往十年財政盈餘平均每年有五百六十六億,足以讓政府有巨大空間改善民生。可是,同期政府的派糖措施平均每年為三百二十七億,即差不多六成的財政盈餘都用作派糖。如果以打工仔的比喻,即打工仔收到花紅後,並非修葺破爛不堪的家居、購入需要添置的家具,或者增加每月食物預算,購買更有營養的食物,而是派錢給不同的家庭成員花費。把金錢退回市民的做法象徵政府不懂運用金錢改善社會,寧願讓市民自行在市場消費。

    惠及基層金額不足兩成

      今年《財政預算案》中,財政司司長預留盈餘中的三百億元來加強安老和殘疾人士康復服務,這點值得欣賞。可是,《財政預算案》未有提出具體計畫,只是表示會推出措施「確保院舍照顧服務質素,並會加強長者社區照顧服務、加強對殘疾人士學前訓練、住宿照顧、日間照顧、社區支援、就業、以及無障礙設施和交通等範疇的支援」。如果這三百億撥歸勞工及福利局,由官僚提出建議的話,恐怕只會故步自封。如果勞工及褔利局有能力的話,過往便應提出了有建設性的建議。因此,我建議成立一個高層次的委員會,加入不同的政策局官員及有識之士,更好地統籌安老和殘疾人士康復服務所牽涉的社會福利、衞生、醫療等不同方面的工作,亦讓民間的聲音、專家的意見更直接地反映,共同規劃這三百億的預留撥款。

      此外,超過三百億的一次性紓困措施中,能惠及基層市民的只有不足兩成。綜援、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傷殘津貼、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及鼓勵就業交通津貼受助人,獲發多一個月的開支為三十六億及公屋租戶獲得差餉寬免為二十一億,總共五十七億,但相比退還差餉、利得稅及薪俸稅,總共二百七十一億的開支,只是小巫見大巫。以上傾側中上層的紓困措施並沒有針對最有需要的一群,而俗積N無人士的劏房住戶亦沒有受惠,無助減低貧富懸殊。

    雖然,財政司司長誇誇其談,認為過去四年多政府已投入大量資源,社會福利經常開支在這五年間增加了百分之七十一,同期的貧窮數字整體向下,但是實際的貧窮率卻沒有印證這一點。根據最新的官方貧窮情況報告,一三年、一四年、一五年連續三年的貧窮率均維持在百分之十九點六至十九點九,一五年更較一四年略為提升。即使政策介入後,同期的貧窮率均維持在百分之十四點三至十四點五,並不見得有顯著向下。政府經常強調衡工量值,又要效法商界講求效率,但在卻不參考企業中的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的評估方法,用來評估政策的成效。

      總結而言,《財政預算案》好與壞,應以是否乎合公義、有否改善香港市民的質素,及迎對未來人口老化挑戰作指標。

    張超雄工黨副主席、立法會議員

    資料來源:
    星島日報 | 2017-02-24 報章 | A16 | 每日雜誌 | 工字出頭 | By 張超雄

Comments are closed.